许多对抗衰老有需求的朋友在国内外个媒体的报道下,已经对NMN相当的熟悉了。NMN是所有哺乳类动物体内自有的物质,因为对于维持辅酶NAD+的意义重大,目前国内哇都有展开关于NMN的研究。

  作为NMN抗衰老领域的先驱,日本在NMN的研究和应用方面积累了很多经验。早在2015年纪录片《Next World》就对NMN进行了解释,并向公众公布了NMN改善各种衰老症状的功效。也正是因为这份报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和期待MIRAILAB BIOSCIENCE Inc(原日本新兴制药有限公司)对NMN的实验研究成果。

  但人们对于NMN的早期认识应该是在2013年哈学医学院教授David Sinclair的小鼠试验中,该小鼠试验原是为了研究NAD+的作用,当时David Sinclair在试验小鼠的食物中添加了NAD+的前体NMN,意外发现服食NMN的小鼠其身体各方面的机能都发生了惊天的逆转,原本只剩2个月寿命的小鼠竟然多活了2.3个月,这说明NMN对于哺乳类动物衰老具有一定的大抑制作用,当时这个试验结果一经公布,就引发了科学界的震惊。

  为了验证David Sinclair教授对NMN效果的真实效,后来多为科学家做了相对的试验,结果一致的表明了NMN确实拥有一定的衰老干预效果,并且研究结果在世界权威杂志《科学》、《细胞》、《自然》等都有公布。

  这些文献资料均表明了NMN作为NAD+的前体物质,能够为激活长寿蛋白Sirtuins活性消耗的NAD+提供能量来源,这项比较与依靠NR、NAM等前体物质来合成NAD+效率更高。

  来自华府大学的日本伊美信一郎教授也曾经发现补充外源性NMN可以延长小鼠寿命16%左右,如果对应于人类成年女性,则可以延长10年左右。

  然而判断NMN是否能在人体内产生如此巨大的功效,不能仅仅通过其他动物的实验来得出结论。因此2017年,日本广岛大学生物医学与健康研究生院由MIRAILAB BIOSCIENCE Inc (前身为日本新兴制药有限公司)赞助,启动了为期一年半的NMN对人类健康影响的人类临床实验研究项目。在这个实验中招募了20名年龄在50至70岁之间的健康受试者,通过观察他们服用两年时间NMN的身体反应,结果发现服用NMN后,长寿蛋白sirtuins在人体内的表达增加,各种类型激素的表达也增加。因此可以初步判断长期服用NMN对辅助改善一些老年慢性病有积极的效果。

2021年NMN研究新升级,百岁人生近在咫尺

  对于NMN这种对健康有益额物质,不止国外科学家重视,国内科学家对于NMN的研究也不落下风。

  2016年,我国药科大第一附属医院联合日本晚年病和晚年医学国家中心发布了一项试验研究,成果显现NAD+能够避免Aβ淀粉样蛋白低聚物引起的认知妨碍和神经元退化。试验将大脑中的海马器官切片放入Aβ淀粉样蛋白低聚物中培育,然后再参加NMN进行医治,试验成果显现NMN能有效减缓神经元细胞的退化。

  2019年4月18日,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的彭亮和谢婵研究团队探讨了NMN通过调节间充质干细胞(MSC)在治疗年龄相关疾病中的作用,他们的研究成果发表在《Cell》杂志上。这次中国科学家发现表明,NMN可直接促进间充质干细胞的扩增、刺激成骨分化并抑制脂肪细胞分化和减缓骨流失,简而言之就是NMN让人多长骨头少长肉。

  虽然目前国内也在NMN研究上有了新的发现,但目前市场上的NMN产品多是来自国外进口,国内对于NMN市场的监管也还处于松懈的状态,这也导致了市场上一大批假冒NMN品牌,商家打着国内生产NMN的幌子以低价售卖,不少消费者还为此交了智商税。

  目前市场上的NMN品牌知名度比较高的是来自美国的瑞维拓NMN,该品牌是Herbalmax旗下的,Herbalmax在美国是一家长期专注于基因抗衰科研和抗衰产品研产出产的高科技企业,拥有“科学性膳食补充剂先驱”的称号。

  瑞维拓NMN是Herbalmax汇聚全球顶尖的科研和技能团队,在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华盛顿大学等全球顶级医学院对NMN之于人类抗衰作用机理的研究基础之上,通过多年的研制,开宣布的NMN膳食补充剂产品比以往同类产品具有纯度更高、更易为人体吸收等特色。产品采用的肠溶植物胶囊技术,能够在胃酸下稳定下直达胶囊达到小肠,然后才开始被分解吸收,并且转化效率与同行相比有了极大的提升。

  瑞维拓NMN的出现让我们真正认识和接触到了科学、严谨和成熟的健康产品,也预示在21世纪生命科学蓬勃发展的背景下,人类的“长寿时代”大门已近在咫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