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何时何地,衰老始终是人们的一个心结,而在千百年科学家们对生命根源的探索中,终于对衰老有了新的认知,并通过国际权威杂志《Science》揭开衰老之谜:衰老与NMN转化物质NAD+有关。

  NAD+是体内的一种辅酶物质,几乎在体内所有活性细胞中都有NAD+的存活,对DNA修复、维持线粒体功能、抗氧化等多种生理活动都有一定的作用,可以说是整个生命体内生物代谢的能量来源。

  与人体来说,NAD+是 sirtuin酶的限速共底物,因此NAD+成为调节 sirtuin功能以及氧化代谢的有效工具,为了验证NAD+与衰老的联系,美国弗吉尼亚联邦大学再生医学实验室与弗吉尼亚联邦大学生物制造实验室的科学家们通过观察年轻小鼠与老年小鼠体内的NAD+含量发现,年轻小鼠体内的NAD+含量要远远高于老年小鼠,推荐阅读《破解青春密码,生命源力NMN与NAD+的未解之缘》。

Science揭开人类衰老真相,或与NMN转化物质NAD+有关

  据两大实验室在《Science》上发表的研究结果来看,NAD+与细胞分化、衰老、凋亡和能量代谢密切相关。

  该项研究的实验数据是来自于与人类基因相近的小鼠试验,实验中,科学家们将老年小鼠的食物中摄入能够补充NAD+的物质,并对两组小鼠进行比较,结果发现食物中摄入能补充NAD+的物质的小鼠其身体各方面的指标与年轻小鼠相近,而说明NAD+确与衰老有联系。

  但另科研人员感到困难的是,NAD+的分子比较大,直接给小鼠补充之后的效果是不存在,如果换做是人类的话,直接补充NAD+也并不能被细胞吸收利用,并不能真正的缓解衰老等症状,所以如何科学的补充NAD+是抗衰的关键。

  在经过百年的研究之后,美国哈佛医学院的专家David Sinclair在2013年发现了一种物质——NMN,该物质在体内是作为NAD+的前体而存在的,而NAD+的前体物质也早在它被发现后就被科学家们关注了,不过最早引起科学家们兴趣的是NAD+的另一个前体NR。

  NR是Nicotinamide riboside(烟酰胺核糖)的简称,是在2004年被科学家发现的NAD+前体物质,并因其合成转化为NAD+之后,对Sirtuin活性的激活而被作为作为补充NAD+的重要分子,但在生物科学的不断进步下,科学家也逐步的发现了NR物质的一种弊端,那就是在合成NAD+的同时会产生一种新的物质,而这个物质目前还未确认对健康是有益的,并且还因为限速酶的影响,在转化效率上有一定的限制。

  NMN与NR虽同属NAD+的前体,但在转化效率上却有着天壤之别,David Sinclair教授介绍,两个NMN分子结合可以直接合成NAD+前体,并不受限速酶的影响,其效率上要比NR强上许多,并且NMN在我们日常食用的蔬菜、水果中也有少量的存在,况且在NMN之家对NMN是什么的介绍中,NMN也是身体内天然存在的物质,相比较有不明物质产生的NR来说,NMN则更为安全。

  关于NMN对NAD+水平的提升,以及NMN与NAD+的联系中,哈佛大学、庆应大学、华盛顿大学等多家权威机构的专家都对其进行的验证,并在《Science》、《Cell》等国际杂志上进行科普和传播,并吸引了大批投资者以及商家的目光,使其对NAD+及其前体NMN的研究深入,还在美国Herbalmax的带领下推出了NAD+补充剂NMN产品,推荐阅读《Herbalmax掌握NMN核心技术,瑞维拓NMN行业地位领先》。

  NMN产品的推出是科学家们对NAD+研究的进一步升级,也是NMN的厚积薄发,对于未来人们健康衰老、实现“百岁”人生都有划时代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