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NMN可以得到科学家的偏爱?

  在抗衰和保健成为高端人群的首要话题时,近年来NMN顺势成了研究热点,这段时间也有人质疑:为什么NMN可以得到科学家的偏爱?

  2013年后,哈佛医学院DavidSinclair教授首次发现了NMN这一物质。NMN的全名是烟酰胺单核苷酸,它是人体内所固有的。口服NMN可作为机体内一种重要辅酶NAD+的直接代谢前体,能迅速补充体内NAD+分子随年龄增长而逐渐减少,对NAD+的转化,对机体细胞的衰老有调节作用,对机体细胞的衰老有一定的作用,对机体的衰老有一定的作用。

  在2013年DavidSinclaire小组发现NMN具有显著的延缓衰老作用后,NMN在短短的几年内就被世界各国衰老研究机构所推崇。DavidSinclair则被时代周刊评为“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

为什么NMN可以得到科学家的偏爱?

  NMN已成为科学界的研究热点,在其后的一系列研究中,发现它能直接进入细胞内,不会影响人体内其他酶的活性,干扰正常的生理活动。相反,它直接被吸收转化为NAD+,并显示了明显的延缓衰老作用。这些科研成果使NMN具有较强的商业竞争力,成为当前抗衰老领域最畅销的抗衰老产品,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

  其实,生命科技的本质是改善人的生存质量和日常生活质量,延长人的平均寿命,就属于生命科学与技术的研究领域。近年来,该技术在“延缓衰老”技术研究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和关键技术。NMN在2013年首次发现NMN有延缓衰老的作用,并在后来的科学研究中得到了证实。NMN的作用和相关的详细论述已经在《细胞》杂志《科学》和《自然》等国际顶级期刊上发表。

  随后,动物实验中逐渐发现,通过摄取NMN物质,可以减缓衰老动物的衰老速度,同时延长平均寿命。充分表明了NMN物质的重要性以及它在整个人类生命科学和技术发展中的实际价值。

  随着NMN的普及,NMN在年龄增长和生命干预方面的价值日益凸显,NMN的热销以及更多消费者对NMN的期望值不断上升。因为NMN采用的是化学提取方法,不但成本高,难度也很大,NMN活性得不到有效保证,一时间老化和寿命干预领域一直是困扰研究领域的难题。这种情况并不能持续太久,2018年美国霍伯麦生物技术公司利用先进的酶定向进化技术来提取NMN,与传统的生物酶催化反应法相比,NMN具有较好的转化率和吸收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