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NMN,已成为NAD+技术在富裕阶层中普及的起点

  美国NMN,已成为NAD+技术在富裕阶层中普及的起点。

  人类对健康的认识和需求在逐年上升,健康领域一有风吹草动,立刻就会引起轰动。全国范围内的卫生需求日益高涨,大量NMN(烟酰胺单核苷酸)产品涌入国内,更是呈现出爆发态势。

  2018年,美国NMN的推出,成为富裕阶层NAD+技术普及的起点。而且该产品通过京东和天猫平台进入中国后,还曾引发高净值人群的疯狂抢购,几个月内多次断货。

美国霍伯麦瑞维拓NMN3代

  NMN是β-烟酰胺单核苷酸的缩写,在2013年开始受到关注。那时,哈佛医学院教授David Sinclair 在一份世界权威科学杂志《细胞》上写道:“NAD+会抑制长寿蛋白,并补充NAD+的前体物质NMN可以逆转哺乳动物的衰老。这一结论一出,立即引起了千层浪,整个科学界为之沸腾。自美国NMN的推出以来,β-烟酰胺单核苷酸/NMN的相关研究成了生物科学的热点。

  随著各种老化干预技术逐渐走出实验室,人们对这些技术的认识也在不断提高。在2021年四月,一篇《纽约时报》的文章“我们可以活多久?”在这本书中,着重讨论了衰老干预领域的“领头羊”David Sinclair 教授通过基因技术让细胞重生的研究。NAD+技术和NHK也曾在日本公立电视台做过专题报道,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的今井真一郎教授就NAD+技术及其作用做了一次报告,NHK称NAD+技术“给长寿研究带来了巨大影响”。香港房地产大亨李嘉诚更是在试验这项技术,亲身感受它对衰老干预的显着作用之后,豪掷2亿美元投入这项技术。

  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最近通过基因工程刺激果蝇的「快感中枢」,作为衰老干预领域的最新进展,取得了延长寿命40%的“好成绩”,值得高度关注。特别地,这种研究途径和其他目前常用的NAD+,希诺裂,衰老细胞定向清除等方法有很大不同,可以说,开辟了一条全新的道路。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这项技术“效果惊人”,但是原理还不够明确。科学家们还不清楚这种方法是如何向有机体发出“延长生命”的信号。而且,由这项技术激发的“快乐中心”蛋白具有多种功能,可以对生命过程产生多种影响,是否会带来其它副作用,仍有疑问。所以,这项技术是否能够被实际应用,以及需要多长时间,还不清楚。

  虽然如此,从发现Sirtuins长寿基因、白藜芦醇、进入新世纪以来,衰老干预领域不断涌现。NAD+前体材料的应用,以及希诺裂术、换血疗法等技术的大量出现,表明此类技术已高度接近“爆发点”,一场生命科技革命即将到来。伴随着这场革命的到来,人类“反衰老”千年之久的梦想,将不再是“空中楼阁”,一个年老体弱、老弱病残的新时代即将来临。

美国NMN,已成为NAD+技术在富裕阶层中普及的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