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用NMN的那些名流用户们,现在都怎么样了

  1906年,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AD+)被发现是人体一种重要辅酶,在一个世纪里,NAD+水平与衰老的关系得到了不断的阐明。NAD+直接前体烟酰胺核糖(NR)于2007年作为“不老药”正式亮相;2013年,另外一种NAD+直接前体烟酰胺单核苷酸(NMN)也被“明星制作人”遗传学家DavidA.Sinclair挖出来。

  这两年NMN在健康领域一场火爆,全网搜索狂涨246%!相信这个时期的各种科普与分析文大家也看了不少,今天美国NMN给大家看一些新鲜的。

名流大佬

  扒一扒那些服用NMN类补充剂的名流用户们现在都怎么样了:

  一、NR阵营

  1、香港最富有的人-李嘉诚。

  Barfett.首富李嘉诚经常会在NAD+前体式广告软文请来“云上一站”,为股神巴菲特.首富李嘉诚两手数地数,为NAD+前体系列广告软文请来“云中之王”。

  Buffett也许有点儿不切实际,但是李首富确实是给NR站过台的:2017年,一款名为TruNiagen的NR保健用品,还为投入了不少的研发资金。

  如今这位首富续没续命我们不知道,但在NMN相关概念股炳胜期间,着实是大赚了一笔。

  2、房地产巨头——潘石屹。

  今年早些时候,潘石屹在微博上晒出了一款麻省理工研发的“长生仙丹”(NR),并表示服用该产品后,“自己的指甲也长得很快”。

  二、NMN阵营

  不一样的NR与墙内花墙外香,从学术界成功进入商业圈。也许NMN因出道太晚,错过了明星买房的好时机。作者在经过了数天的搜索后,也没有看到公开宣称使用NMN的名人。

  幸好NMN的“明星制作人”大卫·辛克莱(DavidA.Sinclair)本人也已经成为抗衰老领域中的一员,因此他自己也成为了一名抗衰老领域的明星,因此他也成为了一名抗衰老的明星。

  DavidSinkley全身心投入到NAD前体的职业生涯中:从PickNMN出道的2013年论文中写道:“用NMN治疗衰老小鼠,逆转了所有分子层次的衰老表现[4],令人吃惊。在2016年Nature杂志的一期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评论,直截了当地说:“延缓干细胞衰老,你只需要NAD+”(Restoringstemcells-allyouneedisNAD+)。

  自己服用过后才能令人信服,辛克莱一家人和他的学生都吃NMN:

  吃过NMN之后,80多岁的Sinclair可以爬山、在体育馆里练腿,拉开95-115磅(约43-52千克)的杠铃不费劲。

  据称,他的一名研究生的老妈早就绝经了,但是服用了一段时间NMN后月事就重新开始了。

  即使是波士顿杂志的记者也禁不住这样的评价:“可能会出乎意料,DavidSinclair有一家治疗不孕症的公司”。

  上述传闻仅限于轶事,我们不能对其真实性加以考证,在镜头下还是常出现的,可供我们肉眼参考。51岁的David Sinclaire保持着许多同龄人的形象,看起来并不算太老;他的亲弟弟则因拒绝服用NMN而过早长出花白的头发和深邃的皱纹,被戏称为辛克莱家族的“对照者”。

  三、硬NAD+。

  1、”静脉注射治疗”狂热分子。

  根据英国《卫报》的报道:麦当娜(Rihanna).蕾哈娜(KatyPerry).雷塔·奥拉(RitaOra).格温妮丝·帕洛特(GwynethPaltrow)等大牌明星热衷于一种“静脉注射疗法”。

  PamBenito医生揭露了伦敦一家著名的抗衰药学家,其静脉注射含有NAD+。还有一些诊所将NAD+直接静脉注射疗法宣传为出售“脑燃料针”。

  是否在没有NAD+前体的情况下直接使用NAD+?作者也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直接补充NAD+,震惊之余也有翻阅了一些研究:

  NAD+之所以被宣传为“补脑针剂”或者“补脑药”,是因为从90年代到本世纪初,目前已开展了一系列临床试验,研究了口服或注射NAD+对神经精神疾病(例如阿尔茨海默症.帕金森病.抑郁.厌食症.慢性疲劳综合征等)的疗效。尽管这两个实验最终都得出了“有效”的结论,但是作者在回顾中发现,多少有些疑点,如样本太小.被试的年龄.疗效评价.试验方法设计……

  有些研究发现:NAD+被胃酸破坏,如果不在制剂类型上努力,NAD+就不能通过口服吸收;NAD+在2小时内被肾脏清除,大部分以原形经尿液排出,没有被细胞利用。

  对NAD+直接补药的人类药动学研究目前尚属空白]。因此,对于口服或静脉注射NAD+是否有效,作者仍持怀疑态度。

  通过对几个NAD+家族式的文体艺商用户的NMN效果盘点,或许有不少名人或隐居在市,或隐居,使用NAD+补充剂,对NAD+不为人知。NAD+天团”的各路“粉丝”(用户)要么闷声唠叨,要么续命修仙;要么疯狂安利,力推出圈;大家都乐得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