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享岁月静好,让NMN产品替你负重前行

  轻享岁月静好,让NMN产品替你负重前行

  据新华财经联合新氧数据的调查数据显示,59.2%的人在20-30岁时开始变老,19.64%的人对衰老感到“非常焦虑”。生理功能老化问题中,皮肤松弛、身材变形、白发和脱发成为最受关注的问题。对一部分人来说,皱纹,不再是“岁月留在脸上的优美折痕”,而是“无以言表的人生重负”。

瑞维拓3代白金版NMN

  随着世界老龄化的不断加剧,科学抗衰的研究热潮不断出现。还发现了一系列抗衰老产品/药物(如NAD+前体、二甲双胍、雷帕霉素)、抗衰老治疗(Senolytics治疗、干细胞治疗、间歇性饮食)。世界各地纷纷向“健康老化”领域努力,新加坡特设“国立大学健康长寿研究中心”,美国科学家发现,体内无高温、高压力的情况下,产生一系列的化学反应,包括营养吸收,能量产生,都要依赖酶。但是在一些情况下,酶是无法独立完成一件事情的,它需要辅酶的帮助。辅助酶NAD+被称为辅酶NAD+,毕竟科学家对辅酶NAD+的研究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了。

  NAD+到底是什么呢?人体细胞利用的大部分能量,都是依赖于氧气和营养物质,通过能量工厂的线粒体产生一系列电子传递链反应而形成的。一种NAD+辅酶是引发这种电子传递链反应的最重要物质。

  NAD+辅助对身体非常重要的三种酶,一种是长寿酶,它负责调节人体的多种功能;另一种是PARP1基因修复酶;以及CD38通路,存在于许多免疫细胞表面,主要用来传递钙的信号。两者对NAD+这种辅酶都有很大的依赖性。

  NAD+理论被《科学》、《细胞》等国际权威学术期刊连续报道。在美国宇航局的注意下,NASA获得了2016年NASAiTechtop10大奖,并将在2050年NASA的火星计划中使用,帮助宇航员修复宇宙辐射损伤的DNA,以及加速老化。这一项目已经获得了包括诺贝尔医学与生理学奖得主西尔•理查德·约翰罗伯茨在内的8名诺奖科学家。

  但是,人体内NAD+含量随年龄的增长逐渐下降,NMN从25岁开始明显下降,40岁还不到年轻人1/4左右,为了维持NAD+在体内的含量,科学家们经过各种前体物质的实验,最终解锁NMN。

  NMN(β-烟酰胺单核苷酸)是体内的固有物质,在这几年科学家们对其深入的研究中,解锁了NMN的多种功效。

  哈佛医学院的 David Sinclair实验室在2013年首次发现了有逆转哺乳类动物衰老的潜力,并且在诸如《Cell》等顶级科学杂志中也有报道称, NMN是抗生物抗衰领域的热门分子。

  哈佛医学院教授 David Sinclair研究团队发现,22个月大的老年小鼠鼠服用 NMN后,体内 NAD+水平孙苏提升,肌肉线粒体功能恢复到六个月小鼠的水平。哈佛医学院的 DavidSinclaire教授认为,人 NAD+含量逐渐下降是因为人们变老的原因之一,如果能够通过β-烟酰胺单核苷酸(NMN)补充 NAD+,那么将大大地减轻衰老,使人长期保持青春活力。

  生物学家理查德·道金斯曾说,“避免死亡,是你必须投入的事。”可见对于衰老的抗拒,已经成为当下的一种潮流,而NMN的出现则是迎合这种潮流,并推动健康产业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