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N新闻|基因技术成熟,华大基因董事长将靠它突破120岁寿命极限

  “我没想过这么快离开这个世界”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建在2017年底接受华尔街见闻采访时表示,“基因科技,我将先服务自己,靠它突破120岁寿命极限”。

瑞维拓NMN

  说到120岁寿命极限,海弗利克极限理论中曾表示,我们体内的细胞的分裂的次数是有限的,不同的细胞分裂极限各不相同,胎儿细胞分裂次数为40-60次,而较老的细胞的复制次数更少。海夫利克发现人体的细胞平均分裂次数为50次,平均的分裂周期为2.4年,50*2.4=120,因此,海夫利克推测人类的寿命极限为120岁。

  这点在哈佛教授David Sinclair则不同,David Sinclair教授认为“衰老是一种可以治愈的疾病”,2013年,在他的小鼠实验中,David Sinclair 通过一个叫做NMN(β-烟酰胺单核苷酸)提升年老小鼠体内的NAD+水平,直接将年老小鼠的寿命延长了30%以上,此后科学界对于突破120岁寿命极限更加自信。

  其实关于NMN与衰老的关系,最早要开始于NAD+。

  NAD+是除水外人体内含量最高的分子。没有它,身体就会死亡。NAD+被全身许多蛋白质使用,如修复受损DNA的Sirtuins。它对线粒体也很重要。线粒体是细胞的动力源,产生我们身体使用的化学能量。

  自1906年发现NAD+以来,该分子一直受到科学家的关注,因为它在体内的丰富性以及它在维持我们身体运转的分子途径中的关键作用。在动物研究中,提高NAD+水平在代谢和年龄相关疾病等研究领域取得了令人满意的成果,甚至显示出一些抗衰老特征。糖尿病、心血管疾病、神经退行性变和免疫系统等与年龄相关的疾病普遍下降。

  正如哈佛遗传学家和NAD+研究员DavidSinclair所说,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将失去NAD+,由此产生的Sirtuin活性下降被认为是我们年老时身体疾病的主要原因,但这在我们年轻时不会发生。他认为,在衰老过程中自然增加NAD+水平可能会减缓或逆转某些衰老过程。

  由于细胞膜有屏障,NAD+不能轻易进入人体。NMN分子比NAD+小,可以更有效地吸收细胞。该膜具有无水空间,可防止离子。极性分子和大分子通过细胞膜中的NMN特异性转移蛋白直接进入细胞,而无需转移蛋白。研究表明,在小鼠中口服NMN会在15分钟内增加肝脏中的NAD+。

  2019年11月对日本男性发表的一项研究指出,受试者服用NMN后血液中的胆红素水平上升,但这些水平仍保持在正常范围内。未来的研究应注重长期安全性和有效性。NMN与任何其他已知副作用无关。

  在欧美科学家的积极推动下,NMN品牌瑞维拓NMN、莱特维健赛立复等相继推出,进入实际应用阶段。

  瑞维拓NMN开发的全酶法高纯度提取技术具有配方优良、吸收好、效果强、产品稳定四大特效。其NMN性能远优于市场上其他酶法、发酵和化学合成工艺的NMN产品。这是瑞维拓NMN比其他NMN品牌产品有很多优势,使瑞维拓NMN在NMN市场更具竞争力。

  除了NAD+前体NMN技术研究外,SIRT6、FOXO3、bcat-1等基因也对人类的衰老和寿命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影响。中国同济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德国基尔大学医学院研究小组等权威机构都对上述基因进行了不同程度的研究,。

  最终是华大基因董事长能否靠基因技术突破120岁寿命极限,还是NMN等NAD+前体技术的胜出,我们拭目以待。